传统出版社花样布局数字藏品,看旧产业如何追赶新风口

发布时间: 2022-05-31编辑: 能量君浏览量: 1095

在短视频与直播风头正热时,数字藏品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现,并在数字经济的发展中占据了重要一席。随着数字藏品的火热发展,各行各业已经瞄准了这块大蛋糕,纷纷入局。如今传统出版行业也开始入局,并在其中“玩”出了各种花样。

数字藏品是如何产生的?

要了解数字藏品,首先要了解NFT。NFT全称为Non-Fungible Tokens,即“非同质化代币”。从技术上来看,NFT是一种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契约的数字化凭证。如现实世界购买房子会获得房产证明,在虚拟世界购买虚拟产品获得的就是NFT。

Beeple的作品《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以6900万美元售出

当NFT遇上艺术品,一张图片、一首歌、一段视频,甚至一个头像都可以与一串代码“擦出火花”,身价发生几何倍数暴涨。在过去的一年里,明星、大V、企业纷纷打造推出自己的NFT产品,数字藏品成为NFT落地最快的应用场景之一。

在NFT基础上,数字藏品兼具金融性与合规性。从概念而言,数字藏品由来于NFT,是使用区块链技术通过唯一标识确认权益归属的数字作品、艺术品和商品,能够在区块链网络中标记出其所有者,并对后续的流转进行追溯,包括但不限于数字图片、音乐、视频、电子票证、数字纪念品等各种形式。

版权方主要提供数字藏品的原始IP,包括唱片公司、电影、动漫、电视剧等出品方,游戏制作方,自由设计师,艺术家等多种类别,位于产业链的最上游。发行方则主要针对数字藏品的发行,可以是版权方或授权方,通过对作品进行二次创造,呈现原型设计以及数字化产品。

最早涉足NFT的老牌出版机构

2021年3月,《时代》周刊将1956年的杂志封面《太空探索》(Space Exploration)以NFT的方式出售,总售价超过24.9万美元。

2021年3月,《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传媒集团旗下的Quartz与OpenSea合作,以1800美元的价格出售了该刊第一篇NFT新闻。

2021年3月,《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拍卖了一篇关于NFT的专栏文章——罗斯(Kevin Roose)的《在区块链上购买本专栏文章!》(Buy This Column on the Blockchain!),售价为56万美元。

花样百出的出版业数字藏品

2021年12月22日,新华社微博宣布,将于12月24日20:00通过区块链NFT技术,发行限量藏品。

据介绍,该系列收藏品将精选的2021年新闻摄影报道并进行铸造,是中国首套“新闻数字藏品”。

首批“新闻数字藏品”预发行11张,每张限量10000份。还将推出仅发行1份的特别版本。标志着中国出版业开始进军NFT市场。

今年3月,北京长江新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打造的NFT数字藏品——“贰拾年·光阴的故事”开售。

《贰拾年·光阴的故事》

该藏品是从长江新世纪20年出版物的2000多幅图书封面中,精选出近700幅具有时代代表性的封面,合成一张海报,单价19.9元,限量8888份,上线仅20秒就宣告售罄。

今年4月,上海文学杂志《收获》携手六大出版社,推出了首款文学类数字藏品盲盒“无界”。

发行方邀请了梁晓声、刘亮程、李敬泽、毕飞宇、郝景芳、蒋方舟等八位作家作为数字产品主体,根据每位作家的个人及作品特色,发行了签名海报和音频两种形式的数字藏品,共1995份。

《无界》

与单纯推出数字藏品不同,该项目将实体书与数字藏品结合,购买一个“数字藏书”将获得一本实体书以及一个唯一且不可篡改的附有原作者亲笔签名的数字藏书票。

通过区块链相关技术对实体书和数字藏书票进行锚定,最终两者都有独一无二的编码,互相锚定,相互对应,此举大大提高了图书收藏的珍稀度和唯一性。

今年4月,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面向全球首发《国美之路大典·总卷》数字书签,共10000份,每份29.9元。买家后期将获得阅读高清电子书的权益。

《国美之路大典·总卷》

今年5月,中图云创和童趣出版有限公司联合出品了全国首款科技典籍《天工开物》系列3D数字藏品《乃粒·耕耕》《乃粒·秧秧》,该系列数字藏品孵化于数字技术的深度集成以及实体图书内容的多层创作,是“出版业首个脱胎于实体图书的3D数字藏品”。

《天工开物》

中图云创自2019年开展“5G新阅读”以来,旨在通过科技与文化深度融合的方式,将5G、虚拟现实、超高清等数字技术应用于传统出版物,形成以实体图书内容IP为基础的新型数字内容,为读者带来互联网3.0时代下的全景沉浸式阅读体验。

风险与机遇并存

“融合发展”是这个时代最重要的特点之一,尤其在新技术层出不穷的情况下,数字创新融合已是越来越多传统行业的发展趋势。

当前数字藏品与元宇宙正在成为各界“宠儿”,各行各业争先入局,对于传统出版社来说,把握住科技新风口实际上也是大势所趋。

《乃粒·耕耕》《乃粒·秧秧》

出版行业入局,能够给其带去更多曝光度与关注度,并以一种新消费形式拉近消费者与创作者的距离,同时还能够给出版业带去销售拓展新思路。另外这一过程也是在为传统出版业的数字转型升级打好更坚实的基础。

不过,当前数字藏品领域的发展仍处于较为初级的发展阶段,有待于进一步培育,且数字藏品市场良莠不齐。

对于出版行业来说,在发展数字藏品领域时,则需坚持以“内容为王”,整合新旧出版资源,精耕细作,以有趣的呈现形式为读者带去更多“精神食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