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数字货币起航 布局后疫情时代东南亚金融

发布时间: 2021-05-24编辑: 能量君浏览量: 1196


据国际清算银行发布的报告指出,2020年是全球各大央行数字货币崛起的一年。截至2020年7月中旬,全球至少有36家央行发布了数字货币计划。其中,厄瓜多尔、乌克兰和乌拉圭等完成了零售型央行数字货币试点;中国、巴哈马、柬埔寨、东加勒比货币联盟、韩国和瑞典等正在试点。

各大央行对数字货币巨额投入的原因有两个方面:

一方面从战术角度来看,利用数字货币的可编程特性,可以作为一个更精准的货币政策工具服务于本国的经济策略,数字货币在调节区域货币投放差异、加速局部流动性等方面,相比纸币媒介都较为便利。

另一方面,从金融安全和国际贸易角度,数字货币的最底层可以实现对违法行为的交易追踪,配合区块链和大数据技术能够服务于反恐怖主义融资、反洗钱等金融安全作业。


2020年10月28日,柬埔寨新一代支付系统“巴孔”(Bakong)正式启用,本质上定义是柬埔寨央行的数字货币(CBDC),但目前“巴孔”目前的主要功能是支付。经过几十年的发展,柬埔寨央行先后建立起了国家清算体系(NCS)、快速安全转账系统(FAST)、柬埔寨共享交换(CCS)三套系统和柬埔寨央行办公平台(NBC-Platform),在不同领域提升了各类金融机构、支付服务机构之间的互联互通水平和服务能力,改善了消费者的使用体验。

目前已有23家金融机构加入了该系统,包括ACLEDA银行、外贸银行(FTB)、Wing( Cambodia ) 、专业银行、柬埔寨邮政银行、Sathapana、Canadia、Chip Mong、AMK、以及Speed Pay等金融或移动支付供应商。

柬埔寨国家银行负责人谢·塞里表示,“巴孔”(Bakong)系统将柬埔寨支付领域所有参与者在同一平台方面发挥核心作用,用户能够轻松地跨银行收付款,最终柬埔寨国家银行希望Bakong系统能够进行跨境支付。

柬埔寨央行数字货币的推动是在一个更大的背景下进行的。2020年9月28日,柬央行行长谢占都在出席庆祝柬埔寨货币瑞尔发行40周年的纪念活动上表示,由于宏观经济持续稳定和人民信心增强,柬埔寨经济的“去美元化”进程正在平稳进行。目前柬埔寨银行体系中,美元在银行存款和贷款中的比例超过90%。谢占都表示,高度美元化使国家失去了货币自主权。

早在2016年,柬央行就设立了探索央行数字货币的工作团队,2017年完成概念设定、技术选择、试验产品开发等工作。2018年,开发了一体化系统。2019年二季度四家机构参与内测,三季度更多机构参与全国测试。2020年10月,“巴孔”(Bakong)正式面向全国发布。可见,“巴孔”是柬埔寨央行探索主权数字货币过程中的阶段性产物。

柬埔寨是人民币国际化的第一站

柬埔寨是中国最友好、最紧密的盟友,同时也是一带一路重点参与国家。中国援助柬埔寨兴建众多基础设施、援助疫苗抗疫,同时鼓励企业前往柬埔寨投资,目前中国已经成为柬埔寨第一大投资国。

柬埔寨在”东盟国家经济及人民币国际化展望”的业务论坛上表态支持人民币国际化,柬国家银行也支持人民币在银行系统中的使用。目前除中国银行和中国工商银行已开展人民币业务外,13家当地商业银行亦将跟进投入。

数字经济的发展需要数字金融,更需要法定数字货币。加快推进法定数字货币研发,对于助推数字经济发展意义重大。

区块链、大数据等技术是未来数字货币乃至数字经济发展的核心技术,谁能够在这些关键技术的研发上取得突破,未来就将引领数字经济。

其次,数字货币未来将深刻影响全球经济和金融市场,由数字货币带来的商业模式创新将成为推动新一轮生产革命的动力之一,而这将影响一个国家的未来。

再次,数字货币的渗透性还会让各国的金融监管面临冲击,只有不断加大数字货币的研发力度才能更好地管理货币市场。